古诗词品读岂只“意象”?

(读+周刊,李淼有艺见

汉语古典诗词是我们的文化基因之一。受过教育的人提到诗歌脑子里首先出现的大概是古典诗词;即使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也会从各种不同的媒介中接触到古典诗词。比如说,有一次我在网上说诗歌越来越边缘化,可是诗歌对汉语语言构成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有一位网友不乐意了,留言说:“语言来自生活和普通人,诗人不要孤芳自赏。”我就说:“谢谢使用来自诗人的成语‘孤芳自赏’。”宋朝词人张孝祥有一首《念奴娇•过洞庭》:“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其中孤光自照后来演变为成语孤芳自赏,这首词是高中语文课本中有的。

所以,要灵活运用汉语,不懂些汉语古典诗词是不行的,对于写现代汉语诗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古人讲六根,其中五根与我们现在说的五感有关:眼、耳、鼻、舌、身,分别对应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第六根是意,虽然没有一个具体的器官对应,最抽象,我觉得与语言最有关系。一个民族的语言是这个民族文化的根子,这个根子不是我们现在运用的语言的表皮,而是一个历史的传承。要写好现代汉语诗,就得知道很多词汇的历史根源尤其是古典诗歌的贡献;要从六根上彻底体验现代汉语,同样要了解古汉语以及古典诗歌。

于丹讲诗词,貌似只强调一个“意象”。虽说意象是刘勰最先提出来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在汉语的广泛使用大概要归功于西方文学。意象派是20世纪初出现的一个现代诗歌流派,创始人之一庞德深受东方诗歌的影响,最先提出意象派。意象并不是于丹说的那些简单的名词,如明月、江花,虽然这些名词有时也是意象。意象顾名思义是将意用象表达出来,所以,李商隐诗中的“沧海月明珠有泪,蓝天日暖玉生烟”中的珠之泪与玉之烟就是意象,虽然这些事物在真实世界中并不存在。庞德那首著名短诗《在地铁站》:“人群中幻影般浮现的脸/潮湿的,黑色树枝上的花瓣”里面出现了著名的意象,就是第二句“潮湿的,黑色树枝上的花瓣”,将人群的鲜活的脸比喻成花瓣,而阴郁的车站则是“潮湿的,黑色树枝”。

中国古代并没有系统的美学,却有很多零散的诗话和词话,古人绝不会简单地将诗词的要素约化为“意象”。最早的诗歌理论著作之一,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就将诗歌的风格或者诗歌中的各种成分分类成二十四种,从雄浑、冲淡等等到旷达、流动。司空图是唐人,而唐人诗最重的特色是雄浑,我们不难理解司空图为什么将雄浑排在第一。司空图用十二句话来形容每一品,在形容雄浑的十二句中有“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说明了唐诗的最高境界犹如最早开化的人类进入一个未开发的大自然中。

到了王国维,中国的诗歌美学才开始引入西方的概念。在《人间词话》中,王国维将境界作为判断诗歌最重要的标准。他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那么,什么是境界?他接着说:“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即虚构与写实。但境界到底是什么?直到现在大家也说不清楚,王国维自己说“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同样是王国维,并不认为诗歌应该一味地追求宏大造境。他说:“‘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第一次将婉约纤秾与雄浑豪放并置。

转发到新浪微博

相关阅读:

  1. 英文俳句

关于 李淼

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此条目发表在 文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古诗词品读岂只“意象”?》有 123 条评论

  1. Yun 说:

    李老师认为,诗歌的境界能否被强人工智能(强AI)的算法所‘理解’、所创作?

    如果不能,那就是说,人的意识 lies outside 物质。(因为如若不然,即按照唯物主义,只要把大脑内的所有物质及运动状态仿真出来,那就必然能达成人的意识,也就自然能够理解诗歌的意境,并在一定学习和训练下创作颇有意境的诗歌。)

    • 未之 说:

      人工智能真正的实现,不大可能是民间所认为的那种形式——全部程序由人来设计。最可能的是人类只能建立基本的平台数据库和基本算法,之后的程序由计算机通过学习-淘汰的方式筛选出高级算法,而这些算法极有可能人类无法完全理解,它们决定了计算机的“感觉”和“情感”,因此计算机理解诗歌是完全可能的,而且不远,当代人肯定能看到。

    • 业余无线电台 说:

      支持云哥哥的歪楼努力~

  2. 佛学只是心灵学,感同身受 。

  3. 诗歌的境界能被强人工智能(强AI)的算法所‘理解’

  4. 毛云杰 说:

    诗词除了意象还有什么可读的呢

    • susan 说:

      “In the beginning is the Word. God is with the Word. God is the Word. ”

      I always envision that the ‘Word’ can only be ‘Chinese-like’ Word, with absolute quietness and stillness that no other thing can penetrate its Being there.

  5. steven 说:

    刘路同学很可能是有才华的小伙子,但是最近的事情也太离谱了!有些人想知道David Seetapun是谁。Here you go:

    西塔潘同学做完博士(可能做了博士后)就放弃数学,去投资银行工作(1996),先是Credit Suisse,而后Goldman Sachs。但不久因为为公司造成巨额亏损而被解雇:

    The postdocs who lost millions

    19 November 1999
    THES Editorial
    David Seetapun and Andrew Felce gave up glittering university careers to trade for huge salaries at leading investment banks. Both lost their jobs as a result of trading losses.
    …………

    详见:
    http://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uk/story.asp?storyCode=148896&sectioncode=26

  6. steven 说:

    刘路同学可能是有才华的小伙子,但是最近的事情也太离谱了!有些人想知道David Seetapun是谁。Here you go:

    西塔潘同学做完博士(可能做了博士后)就放弃数学,去投资银行工作(1996),先是Credit Suisse,而后Goldman Sachs。但不久因为为公司造成巨额亏损而被解雇:

    The postdocs who lost millions

    19 November 1999
    THES Editorial
    David Seetapun and Andrew Felce gave up glittering university careers to trade for huge salaries at leading investment banks. Both lost their jobs as a result of trading losses. …………

    详见:
    http://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uk/story.asp?storyCode=148896&sectioncode=26

  7. susan 说:

    your reader’s complain 诗人不要孤芳自赏, I take it as a worry that elites are too comfortable in their own pursuit, oblivion to all signs of suffering in this materialistic world.

    I recommend this article 北岛:古老的敌意(修订稿)

  8. abc 说:

    想问问李老师,我本科不是学物理的,学工科的,对理论物理很感兴趣,还来得及不?

  9. 想考研究生 说:

    本期自然杂志的封面:“狄拉克点”的奥秘

    某些固体的电子结构使它们表现出“狄拉克点”,这些点处在凝聚态物理学中很多有趣现象的核心。例如,在石墨烯中,它们使电子的行为就像“狄拉克费米子”一样,能够以光速运动。本期Nature杂志介绍了控制“狄拉克费米子”性质的两种非常不同的方法。在传统固体中,材料的电子结构是无法改变的,所以难以看到“狄拉克费米子”的性质是怎样被控制的。为了避免这种局限性,Tarruell等人在一个可调节的蜂巢式光晶格中创建了一个由超冷量子气体组成的可调系统。这个模型所模拟的是凝聚态物理学,其中原子扮演电子的角色。“狄拉克点”可被移动和合并,以研究拓扑绝缘体和石墨烯等奇异材料的物理学问题。

    • 想考研究生 说:

      凝聚态量子物理这方面有许多新奇的效应,这方面的研究不知还要进行多久,仿佛从基本规律并不能从容地解释这方面太多的现象,这个领域也是十分吸引人的,却总不及宇宙学、超弦、粒子物理方面天马行空。。

      • 房贷纠纷 说:

        天马行空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扯蛋。

        • 李淼 说:

          你是研究凝聚态物理的? 为啥国内部分研究凝聚态物理的人喜欢攻击其它领域?

          • bfgdf 说:

            宇宙学、超弦、粒子物理……跟凝聚态是截然不同的两门学科,后者跟炒股相比,没有实质性的区别,手段不同,目的一样。所以这类人固然会对宇宙学、超弦、粒子物理…..嗤之以鼻

          • K 说:

            不清楚具体情况,斗胆猜测。

            是不是因为凝聚态物理里面的emergent phenomena, effective theory的概念否定了有真正的grand unified theory

          • M31 说:

            应该是“不可说”的原因

          • 想考研究生 说:

            那是什么原因

      • 愚蠢的人 说:

        窃以为,不同的研究方向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任何一个行当要做好了都不容易。如若修为达到,自能从寻常处看出不寻常,正所谓拈花摘草亦能伤人,又何必同行相轻。

  10. 足疗机260包邮 说:

    Natural Selection

  11. 南江飞 说:

    窃以为,北宋诗人秦观的词最具“意象”,其代表作《浣溪沙(漠漠轻寒)》中的两句: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极为新奇和巧妙,将飞花比作梦,把丝雨比作愁。逆向思维的典范。

  12. 子庭 说:

    不执一尘,
    形骇宜浪。
    细雨江河,
    易季易人。

  13. Yun 说:

    “孤光自照”一语非常的佛教化。网上一搜,果然,

    “张孝祥家族笃信佛教的传统。张孝祥与禅宗的重要宗派临济宗的高僧多有交往,并崇信高僧大慧宗杲的学说。而其家族对佛教有虔诚的信仰,张孝祥自小耳濡目染,深受其影响。 ”——《张孝祥的禅宗思想及禅学渊源 》

  14. M31 说:

    我们不要以现代人的标准和思想去过多的看待和评论古代那个时期

    • Yun 说:

      就是说,要代入古人的思维,来看待和评论古代那个时期。

      尤其不要以为现代人高明,古人浅陋无知。

      • M31 说:

        现代人总是批封建判怎么了,其实对那个时代的人太不公平了,因为生产力只能造就他们当时那个思想。我们要以他们的思想来看待他们的思想。那两千年后,我们的后代也许会批判我们现在什么的。所以现代人太自认为高明了

      • M31 说:

        再过2000年,我们就变成古代了,2000年前的汉朝估计会被认为是上古

    • Yun 说:

      譬如,唐朝在满清眼里看是古代;清代的人口总量、经济、技术 都比唐朝高。

      但是,窃以为如果让唐朝面对19世纪船坚炮利之西夷,其应变和学习的能力,一定强于清朝。

      为何?原因之一,唐朝和清朝人民的精神面貌大不一样。前者进取、开明,后者是专制统治下的牲口。

      我这个claim的旁证,日本国力比大唐如何?日本在西方帝国主义面前的应对,比满清如何?

      结论:不要自以为是,轻视古人。

    • Yun 说:

      子曰:『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

      专制洗脑日久,亦习以为常矣,遂难以想象开明之人文风气若何。

      • Yun 说:

        19世纪后期,俄罗斯人才辈出、群星璀璨。
        可惜这几十年的盛景,在邪教统治下,一片肃杀。

        中国的唐宋两代,政治、经济、技术、军事、文学、宗教等领域叱咤风云的人才辈出,可谓群星璀璨。 可是,在蒙古铁蹄的蹂躏之下,几乎凋零殆尽。 中华文明,从此下坡。

        蒙古统治的版图,和二十世纪某邪教统治的版图,几乎重合。

        • susan 说:

          清·文康《儿女英雄传》:“任凭是篇篇锦锈;字字珠玑;会不上一名进士。”

          How do I translate ‘Higher-Order Perl’ into Chinese. Oh, it’s possible. Maybe, if someone tries to implement 围棋 with PolyForth & GreenArray Chip.

          • Yun 说:

            Higher-Order Perl
            高阶璞珥

            音译兼字面意译。
            璞珥者,פורים Pûrîm,抽籤之意也。典出《舊約聖經》之《以斯帖記》。

            编码之术,类抽籤耳。

      • M31 说:

        所以我们看待历史,要用古人的政治制度来评说他们,着眼未来。毕竟历史和社会生产力在不断提高。你给秦始皇说汽车,电视机他不知道,那你难道认为他无知啊?时代造就了历史,我们要公平客观的看待。

  15. Yun 说:

    147名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的著名文学或艺术大师

      著名作家、诗人: 田汉、阿英、赵树理、柳青、周立波、何其芳、郑伯奇、郭小川、芦芒、蒋牧良、刘澍德、孟超、陈翔鹤、纳?6?1赛音朝克图、马健翎、魏金枝、司马文森、海默、韩北屏、黄谷柳、远千里、方之、萧也牧、李六如、穆木天、彭慧、姚以壮、邓均吾、张慧剑、袁勃、徐嘉瑞、李亚群、林莺、沈尹默、胡明树。(共35人)

      著名文艺评论家: 冯雪峰、邵荃麟、王任叔、刘芝明、何家槐、侯金镜、徐懋庸。(共7人)

      著名翻译家: 董秋斯、满涛、丽尼。(共3人)

      著名电影艺术家:蔡楚生、郑君里、袁牧之、田方、崔嵬、应云卫、孟君谋、徐韬、魏鹤龄、杨小仲、刘国权、罗静予、孙师毅、夏云瑚、冯喆、吕班、王莹、赵慧深、瞿白音。(共19人)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周信芳、盖叫天、荀慧生、马连良、尚小云、李少春、叶盛兰、叶盛章、高百岁、裘盛戎。(共10人)

      著名话剧艺术家:章泯、焦菊隐、孙维世、舒绣文、兰马、高重实、万籁天、白辛、伊兵。(共9人)

      著名戏曲艺术家:张德成、李再雯、竺水招、苏育民、顾月珍、筱爱琴、韩俊卿、丁果仙、阎逢春、徐绍清、蔡尤本、刘成基、白云生、韩世昌。(共14人)

      著名曲艺家:王尊三、王少堂、张寿臣、俞笑飞、江枫、连阔如、肖亦吾、固桐晟。(共8人)

      著名音乐家:郑律成、马可、黎国荃、向隅、蔡绍序、陆洪恩、费克、舍拉西、查阜西、李淦、张斌、王建中、沈知白、李翠贞、阿泡、杨宝忠。(共16人)

      著名美术家:潘天寿、王式廓、董希文、丰子恺、陈半丁、秦仲文、陈烟桥、马达、倪贻德、肖传玖、吴耘、张正宇、吴镜汀、叶恭绰、刘子久、乌叔养、符罗飞、贺天健、彭沛民、郑野夫、李斛、沃渣、王颂咸、李又罘、张肇铭、李芝卿。(共26人)

    • Yun 说:

      陈琏:1919年生,浙江慈溪县人,系蒋介石高级幕僚有”文胆”之称的陈布雷之女。1939年加入中共,1949年后曾任林业部教育司副司长、全国妇联执行委员。1967年11月19日,48岁的陈琏从十一层楼上跳楼自杀。

      容国团:1937年生,广东中山县人。著名乒乓球运动员。自幼居香港,1957年回大陆,曾多次获世界冠军称号。 1968年6月20日在龙潭湖附近的一个鸭房中自缢身亡。

      上官云珠:1920年生,江苏苏州人。著名电影演员,曾在《乌鸦与麻雀》、《早春二月》等片中饰演角色。1949年后在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1968年跳楼自杀。

      傅雷:1908年生,上海南汇县人。著名翻译家。傅雷学贯中西,文学、美术、音乐、外语“四位一体”,著作等身。1958 年4月被划为“右派”。1968年8月30日,造反派上门抄家四天三夜;9月2日,傅雷夫妇被揪到大门口站在长凳上戴上高帽子批斗,惨遭人格凌辱。9月3 日傅雷夫妇双双自缢身亡。

      严凤英:1931年生,安徽桐城人。著名表演艺术家,以主演黄梅戏《天仙配》闻名。 1968年4月7日夜自杀身亡。死后曾被剖尸检查。

      老舍:生于1899年。北京人,满族。著名小说家、剧作家。抗日战争期间曾主持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工作。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话剧《茶馆》等。1966年8月24日因不堪迫害投北京太平湖自杀。

      刘盼遂:1896年生,河内淮滨县人。古典文学研究专家、语言学家。1925年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问教于王国维、黄侃、梁启超门下;1946年起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古典文学教授。1966年自杀身亡。

      熊十力:国学大师,1968年5月24日绝食身亡。

      顾圣婴:著名女钢琴家,1969年1月31日与母亲弟弟开煤气全家自杀。

      • susan 说:

        反思 文革
        I like the saying “Some are guilty but all are responsible”. And what about ‘Formosa betrayed’?

        • yun 说:

          The massacre conducted by KMT pales in comparison to that by CCP.

          • susan 说:

            America is also adopting ‘dictatorship’ in the form of expanding presidential power domestic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especially in times of global crisis. Of course, it pales to British colonial times.

          • yun 说:

            The existence of dictatorship in one country doesn’t justify the dictatorship in another, in fact, in any.

            It’s like in one family, the husband beats up his wife, and the wife protests. The husband says, “Look, hon, the richest guy in town, Sam, also beats up his wife.”

        • yun 说:

          All are responsible, and the sin lies in our Zeitgeist.

          If one worships the glory of “great deeds” at the expense of commonwealth, if one remains silent at atrocities, if one turns ones back at those abused, if one is cynical, then one is sinful and is a shareholder of the crimes committed in the name of the state.

        • yun 说:

          Hilter rose to power in Germany.

          This couldn’t have happened in 20th century England, where democracy is among the mainstream values.

          • susan 说:

            Thomas Friedman’s book ‘Hot, Flat and Crowded’ made an interesting correlation about the fall of Soviet Union and Berlin Wall in 80s with oil price dramatic fall from $70 barrel to $17 barrel. If a country’s ruling elite can rely on export natural gas/oil to the global market, they don’t need a cultural environment that foster equality and creativity. Americans’ + Britain’s addiction to cheap labor from India & China, cheap oil from Arab & Russia, more drugs from Latin America are at the heart of global instability. On the other hand, CCP has realized that they HAVE to start good stewardship towards mother nature. Yet Communism has long been replaced by GDPism, a capit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 or whatever label Chinese would like to put it. Now the challenge is to transform Red China from crude GDPism to Green GDPism. If China fails that task, it is guaranteed that more than one fifth of Earth may be irreversibly gone for another two or three generations.

          • yun 说:

            That wasn’t a mere correlation. Instead, it was by precise design (although US may deny such conspiracy theory). It is because the Soviet economy was so pathetic that this scheme could ever work.

            Communist propaganda has spread the notion that communist ruling had propelled Soviet Union to Superpower #2, thereby proving the superiority of communism. I deem this argument groundless, because given the abundance of oil and gas in Soviet Union, her economy and overall national power would do pretty well under any reasonable administration.

          • yun 说:

            The west is greener than China.

            Some indications:
            (1) legislation for
            animal welfare
            environment protection
            (versus widespread incidents of animal cruelty and pollution)
            (2) vegetarianism
            ——————————

            Don’t take it the wrong way that, oh, once China does well by these criteria, quantified by some numbers, than we can say China is green.

            No. As long as materialism is the ruling Weltanschauung, as long as all scruples are cast away in favour of Mammon, China is far far away from greenness.

      • susan 说:

        Thank you for this list of “147名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的著名文学或艺术大师”. Two death related to two Taiwanese Americans trying to expose KMT’s oppression over aboriginal Taiwan people are still cold case here in U.S.A.

        This post reminds me of John Donne’s sonnet X: death, be not proud …

        • Yun 说:

          1970年,蒋经国访问美国,“台湾联盟”的几个成员积极进行暗杀,由康奈尔大学博士生黄文雄率先开枪,可惜没有击中,尽管如此,这一事件却让蒋经国再也没有离开过台湾一步,很明显,未遂的暗杀行动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不仅如此,回台湾后,经国经过深刻的反思,决定大幅度起用台籍人士,台湾省主席首次由台湾人担任,未来的“台湾民主之父”李登辉也是这个时候被提拔了上来,这些都为台湾的民主化做了必不可少的铺垫。

          当时四个“台湾联盟”成员策划暗杀时,有人提议抽签决定谁开第一枪,黄文雄说他无妻无儿,没有家庭牵挂,自愿开第一枪,读之催人泣下,仿佛清末的汪精卫再世。

        • Yun 说:

          国共内战,表面上看是中国人打中国人,实际上却是苏美在打战,只不过是他们出武器,中国出人。自从欧洲进入火器时代,战争的胜负基本上就取决于武器的优劣,毛泽东所谓“小米加步枪”打败国民党完全就是骗人的鬼话。事实上,苏联对共产党源源不断的军援才是中共致胜的关键。

          本来,在内战初期,国民党靠着美国的军援,在军事上基本占据优势,但美国总统杜鲁门因为蒋介石曾支持他的竞选对手杜威而对蒋耿耿于怀,在内战期间曾中断对 国民党的军援达八个月之久,而此时的共产党却源源不断地得到苏联的增援,于是战场的形势急转直下,国民党军队纷纷败退,蒋介石被迫退守台湾。

          蒋介石在撤离大陆之前,曾派人到菲律宾、南美等地活动,以期作为最后的退路,可见蒋介石本人对于能否守得住台湾也是没有把握的。更何况,此时的杜鲁门坐山观虎斗,不仅对蒋见死不救,还巴不得蒋介石落入中共之手,以解心头之恨。

          南京城被共军攻陷之后,国民党迁都广州,但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却不肯随着迁移,留在南京,希望和共产党接触,准备承认中共政权,但老毛却还不明了杜蒋矛盾,居然还写了一遍“别了,司徒雷登”的文章,极尽奚落之能事,司徒雷登碰了壁,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美国。

          尽管中共拒绝了杜鲁门的善意,但老杜对老蒋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改变,一直到朝鲜战争爆发,金日成派兵侵略南朝鲜,美国才派遣第七舰队穿梭台湾海峡,保护台 湾,到朝鲜战争结束,美台正式签订“中美协防条约”,到此时,台湾才完全列入美国的保护范围,蒋介石终于可以睡大觉,不需要再去想到菲律宾或南美避难了。

        • Yun 说:

          国民党的罪行,罄竹可书;
          共产党的,难。

          • susan 说:

            America has over 200 years of cultural history. How many of its political parties has gone through their rise and fall ?

            Whatever existed has a right. Dynamics between KMT & CCP is still playing out on international stage. I changed my position on the unification of Taiwan strait with mainland. I personally believe an independent Taiwan will benefit progressive force within Mainland China. As far as Tibet, I do NOT like to see that region being taken over by India/British interests.

          • Yun 说:

            ‘进化心理学(EvolutionaryPsychology)’这个科学流派不知大家听说过没?
            这个学派认为,
            强奸行为部分源自强奸者的基因。强奸者实施性侵犯其实是对自身基因的“顺应”。 强奸乃别无选择,强奸是“自然”行为。 认为人们在传统意义上对强奸行为的理解是不正确的,那是一种女权结构主义的观念。根据进化心理学观点,强奸并不是痛恨女性者必然要采取的行动。反之,它是处于“繁衍”绝望情绪时的男人不得已的选择,是“交配策略”别无选择时的范例。 拥有强奸基因的男性可以与自愿和他做爱的女子在一起,也可以强迫其他女子与他发生关系,为的是有更多机会产生后代,从而使自己的族群更壮大。如今,缺少强奸基因的族群已经消失。
            ————

            进化论是一个框,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
            为(Nazi, CCP, 等等)罪恶开脱的typical excuse“Whatever existed has a right. ”和进化心理学之为强奸开脱,异曲同工。

          • Yun 说:

            马克思支持英国鸦片战争侵略中国

            马克思是大英帝国的 “全球化” 的辩护者,这一点,在他为大英帝国对印度的掠夺辩护时,便已十分明显了。马克思以马基维利主义(Mandevillian)来作辩护,即,因为 “资本主义” 优于 “东方的专制政治”,虽然英国殖民主义的行动和意图是邪恶的,英国的殖民主义却使印度受益!

            更为明显的是马克思为英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辩护。在许多关于世界革命可能性的虚张声势中,马克思赞美鸦片战争把中国投入大混乱状态。他声称英国是在推进中国的文明,通过消灭中国的古老文化,打开中国的门户来迎接国际经济。他甚至赞许地报导,英国的政策造成了中国这么多失业人口,这样中国难民才能被用来在全世界做奴隶工。

            卡尔·马克思在1853七月22日 纽约每日论坛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无论他们认为是什么社会、宗教、朝代、或国家形态的原因,导致了中国过往十年来的慢性反抗,以及现在聚为一体的强大变革,这个暴动的发生,无疑得益于英国的大炮将一种名叫鸦片的催眠药品强加给中国。在英国的武力面前,满清王朝的权威倒下成为碎片;天朝永恒的迷信破碎了;与文明世界隔绝的野蛮和密封被侵犯了;而开放则达成了,这才有了在加州和澳洲黄金吸引下急速开展的交流活动(指中国奴工被“卖猪仔”到外国采金矿)。与此同时,大英帝国的生命血液 — 银币,便开始被吸取到英属东印度了。

            在当时的英国,主流民众狂热地支持第一次鸦片战争(而对于第二次鸦片战争则有游行示威反对),作为此等种族主义的反映,马克思为英国强迫中国吸毒一事辩护道:

            “看来,历史要先让这些人民全部染上毒瘾,然后才能让他们从世袭的愚蠢中醒来。”

            马克思甚至辩称,中国人有一种对鸦片的爱好:

            “真的,中国人放弃鸦片,比德国人戒掉烟草更难。”

          • 说:

            窃以为台海保持现状——若即若离、不统不独——对大陆的民主最有帮助。

            若独,那便成为大陆民粹主义之对立面。专制统治者藉机煽动民粹主义情绪,使愚民们视民主为寇仇矣。

            若统,则“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台湾之民主,必然会开倒车。 再说,大陆的专制统治者私心并不愿意统一。 因为现在信息比较自由,谎言难以蒙蔽业已开启民主自由心智之民众。台湾乃国际观瞻所系,对她的统治,束手束脚,其实要消耗专制统治者的不少底牌。 香港个头小,摆得平。 台湾个头大,实在是个烫手山芋。

          • Yun 说:

            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
            在出口处又有一条名言:“当世人忘掉这些事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些事还会发生。”

            埃德蒙·柏克说过:“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

  16. yun 说:

    Liberté, égalité, and fraternité are what the Chinese public must be well versed in before China can really ensur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17. 李淼 说:

    删掉一位跑来骂人的留言,由于骂得太不文明,留下他的IP:

    121.33.190.164

    貌似是广州中山大学来的。google这个IP,居然发现有很多记录。我马上得睡觉,暂时封了这个IP。

    • susan 说:

      I recently filed a formal complain with US FBI ic3.gov. A friend of mine’s yahoo email was spoofed. Spam email pretends to be my friend traveling in Spain and was robbed, needed emergency Euros. I was given a Spain address and instruction of how to use Western Union Bank’s service for wire transfer. I had two email exchanges with this person from Spain. Then I called up my friend. She is at her home in US. My last email to this person is to ask him to locate a church with ‘confessional’ chamber and confess his transgression. Let me know the church address and priest’s name. I’ll mail money to him. He is entitled to 10% of that money if he thinks he deserve it. Case closed for the time being.

    • Blackdeath 说:

      广州中山大学的?李老师,我有个同学在那里的物理系,听说他们08年开始和巴黎高师合作教学,有不少大牛过去上课,还有学生保研到巴黎高师呢,可能出了一些狂妄之徒也不一定。你在中大有认识的人么?

  18. susan 说:

    古诗词品读岂只“意象”? 李教授 艺见很有水瓶。

    Jean Klein says it in his way

    “All objects point to the ultimate, bu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 ordinary object and a work of art is that the ordinary object is passive in its pointing toward the ultimate, whereas the work of art is active. Its aim is to give a form what escapes definition. This leads to the aesthetic experience, a timeless moment.”

    • susan 说:

      see below post about 苏联理论物理学家朗道. “Landau developed a comprehensive exam called the “Theoretical Minimum” which students were expected to pass before admission to the school. The exam covered all aspects of theoretical physics, and between 1934 and 1961 only 43 candidates passed.”

      I wonder if there is a copy of his ‘theoretical minimum’ somewhere.
      http://en.wikipedia.org/wiki/Lev_Landau

  19. 说:

    (李翱)初见(药山惟)俨,执经卷不顾,侍者白曰:‘太守在此。’
    翱性褊急,乃倡言曰:‘见面不似闻名。’
    俨乃呼,翱应唯。曰:‘太守何贵耳贱目?’
    翱拱手谢之,问曰:‘何谓道邪?’
    俨指天指净瓶曰:‘云在青天水在瓶。’
    翱于时暗室已明,疑冰顿泮。

  20. 吕子 说:

    党史研究室《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列出文革的相关数据:420余万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人死亡;13万5千人被以反革命罪处决;武斗死亡23万7千人;703万人伤残;7万余家庭整个被毁……。

    • 说:

      其中不少是科学、技术、经济、教育、文化等方面的人才。 (“不少”意谓,这些人才占遇难者的比例,远高于这方面的人才在当时中国总人口中的比例。)

      • 说:

        不必说在由极端厌恶知识分子的黑帮头子毛ZD所发动的文革时期,即使在现在(2010年):

        『中国的人均公共教育支出为42美元,美国为2684美元,是中国的63.9倍。如果考虑到人口的因素,我们以人均GDP来比较,中国人均公共教育支出仅为人均GDP收入的0.82%,美国为6.10%,是中国的7.44倍。日本为4.28%,韩国为3.01%。俄罗斯为1.87%,是中国的2.28倍,巴西为2.29%,是中国的2.79倍。所以中国不仅与发达国家有很大差距,即使在金砖四国中,中国的教育投入也排在末位。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所所长蔡昉八日在此间表示,中国实际公共教育投入仅占GDP的百分之二点四,低于印度的百分之二点七』

        ——————————
        向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大笔的金钱资助,换来阿谀奉承,却不舍得花钱花在教育上。

        说“此黑帮对中华民族犯下滔天罪行”,诚不为过也。

    • 说:

      国民政府在抗日的艰难时刻,还十分注重教育。

      我们切不可忘记战时应作平时看,切勿为应急之故而丢却了基本,我们这一战,一方面是为争取民族生存,一方面就要于此时期改造我们的民族,复兴我们的国家,所以我们教育上的着眼点,不仅在战时,还应该看到战后。
      —— 蒋中正

      战时国民政府在教育上投入的经费仅次于军费,抗战期间,由中学到大学毕业,完全依赖国家贷金或公费的学生,共达128000余人,这其中就包括了“两弹一星”元勋钱骥、姚桐斌、邓稼先、程开甲、屠守锷、陈芳允、任新民、朱光亚、王希季等9人,还有李政道、杨振宁这两位未来的诺贝尔奖获得者。8年抗战期间,全国专科以上高校增加了33所(31%),教员增加了3623人(48%),学生增加了41575人(99%)。中小学教育也全部免费,学龄前的儿童入学率从战前的43.4%上升到了胜利前的76%,初等学校学生数量几乎是战争爆发后的2倍。在职业教育方面进步更加明显,在校学生人数由战前的7000人增长到了25000余人。

  21. 说:

    以色列Tel-Hashomer 的 Sheba 医学中心心脏移植部主任 Dr YaacovJ.Lavi 有个病人需要做心脏移植,在以色列等了一年也等不到心脏,有一天​这个病人突然告诉他,已经在中国找到心脏了,且已安排好了某天做​手术。

    他说,听到这个说法时,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由于心脏脱离人​体后只有四、五个小时的存活时间,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医院可以“​预知”,或“计划”好哪天能得到心脏。如果是等自然死亡的人捐献​,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知道死掉的这个人刚好能配上需要器官之人​的血型?

  22. 民科 说:

    据英国《每日邮报》3月30日报道,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举行的国家天文学会议上,来自英国普茨茅斯大学和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地外物理研究所的一群科学家肯定了爱因斯坦在宇宙膨胀方面的理论。他们称研究显示,爱因斯坦在宇宙膨胀问题上的观点“精确地令人难以置信”,他的理论如今对科学家们研究神秘莫测的宇宙膨胀问题有所帮助。

    这一结论意味着,仅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宇宙常数理论,就足以解释宇宙膨胀这个及其复杂的天文学问题。在有关宇宙膨胀的原因方面,宇宙常数是一种最为简单的理论解释。与此同时,这些宇宙学家还公布了迄今为止最为精确的宇宙开始加速膨胀时间。

    据悉,这一研究结果除了被用于解释宇宙加速膨胀的诱因和原因之外,还对暗能量进行了新的阐述。暗能量是宇宙加速膨胀的推手。

    该研究小组的成员丽塔·托热罗说:“爱因斯坦相对论的一个最伟大之处在于它是可以被验证的。我们的研究结果支持相对论的说法,并且同恒定不变的真空能量——也就是真空区中产生的排斥力——是导致宇宙膨胀推手的概念完全相符。”

    曼彻斯特大学理论物理学教授、《量子宇宙:可能发生的一切确实在发生》一书的合著者杰夫·福肖肯定了这一研究结果的重要性。他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在物理学中,宇宙常数可能是至今最大的未解之谜。爱因斯坦的理论认为它是存在的,但现代粒子物理学理论却没能证明宇宙常数的价值所在。因此,为了揭开这一难题,像这项研究中所使用的这种精确测量的方法就显得非常重要。”

    就在宇宙学家证实了爱因斯坦理论的时候,英国伦敦韦尔科姆收藏馆举办的“人脑”展中,展出了爱因斯坦的大脑。

    有关暗能量

    暗能量是一种不可见的、能推动宇宙运动的能量,宇宙中所有的恒星和行星的运动皆是由暗能量与万有引力来推动的。之所以暗能量具有如此大的力量,是因为它在宇宙的结构中约占73%,占绝对统治地位。

    暗能量的概念是上世纪90年代首次提出来的,当时天文学家们在对遥远的超新星进行观测。

  23. 吕子 说:

    大学时,我读过几篇文章,把朗道和费曼对比,描述各自的性格特征,读后耳目一新。
    2006年秋季,我在阅读有关朗道的普及性资料,第一次完整的了解了这位苏联理论物理学家的曲折一生。年轻的朗道在玻尔研究所的热血自负,回国后的锋芒毕露,与卡皮查的各种联系,着实加深了我对他奇特个性的惊奇。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件与愚人节有关的事情。
    故事发生在哪一年,已经不易考证了。泡利被同行戏称“上帝的鞭子”,杨振宁就多次用“可畏”来形容他。他敏锐的眼光,异常的直觉,严苛的要求,使得很多物理学家习惯听泡利的评价。一项工作,只要泡利认为正确,那基本上就如此了。朗道绝世聪明,傲视群雄,却对泡利十分敬畏。那年愚人节,朗道讲完课,学生们说:泡利曾认为这个问题是不对的。朗道立即紧张起来,对学生说:你们大可以忘记我这堂课讲的。后来一个学生说:今天是愚人节,我们逗你玩。朗道一下恼羞成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知道这件事后,每年愚人节,我都会想起这件轶事。由此联想到20世纪理论物理学的辉煌。朗道九卷、朗道十戒,这些已成为传世之学。
    联想之余,又扼腕叹息,在人世走一遭,即使不能这样创造,也要领略一番,可有时又身不由己。
    李老师,你今年就年过半百了,有过这种身不由己吗?

    • susan 说:

      Landau died on April 1st. What an accidental coincidence!

    • 民科 说:

      爱因斯坦语录中记载,爱因斯坦这样评价泡利:“泡利是个谄媚的人!”本人一直很鄙视泡利,泡利总是喜欢挑别人的刺儿,但当他自己出错的时候他只是害羞腼腆的莞尔一笑。泡利不相容原理、中微子的预言,这些玩意都很浅显只是他找对了契机罢了。。杨振宁提出弱相互作用宇称不守恒时,泡利说什么他绝不相信上帝是个左撇子。物理学同行们都知道爱因斯坦是总提起上帝这个词儿的,泡利看来是在模仿爱因斯坦。。泡利一直到死,估计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杨振宁是对的吧

    • 民科 说:

      说起朗道,倒是觉得他比泡利牛逼,各方面都胜过泡利。你说的那个小故事未必是真的吧,呵呵

  24. 龙珠雷达 说:

    今天的物理博客一篇真消息也没有。早上起来,和往常一样,现去Quantumdiaries转了一下,看到第一篇叫 “Physicists discover large body orbiting Earth!”由于忘记是愚人节,所以耐心的看了下去,大概说发现除月球外地球还有一个新卫星什么的,越看越觉得不靠谱!再看第二篇“New particle spotted on Tristan de Cuhna island”说发现一种新粒子,叫’foolion(傻瓜子)’. 于是想到是愚人节恶搞。之后就不再相信今天的科技新闻了。
    在Science2.0上的文章:”Faster than light neutrino puts new Pep in Pepsi (百事可乐用超光速中微子做添加剂)”。由于有了心里准备,所以没当真。
    最有趣的是Resonaances上的文章,名叫:“Higgs or loose cable?!”说的是,由于Opera确定了中微子超光速是由于光缆没接好造成的,Cern的领导大感震惊,于是下令LHC的全体工作人员动手检查是否接好了所有的电缆,结果确实找到了一处失误,去年底发现的125GeV的信号很可能也是光缆没接好造成的。2011年的数据完全需要重新分析!故事编得有模有样。

  25. cca 说:

    我感觉自北岛,海子那一代之后中国好像没什么真正的诗人了。
    1.我感觉错了吗?
    2.这是为什么呢?

  26. 吕子 说:

    哈医大杀医案十天了。很多人拍手称快,呼喊杀得好!
    如今的医生只认钱,大处方、敷衍、冷血、药品回扣……人文关怀缺失,医德尽丧,是不争的事实。
    以药养医,小病大治,短病长治,轻病重治,可谓花样百出。搞成这个样子,根源在于政府腐败无能,凭心而论,医生也是被逼无奈。这就好比学术腐败的根由也是政府腐败无能一样。
    我亲眼见过发生在一家三甲医院的事情。一位45岁的中年男子,患糖尿病3年,跑遍了北京、上海很多大医院,最后认命了。只能控制,却无法治愈。每天吃药,每天吃毒。
    那年8月,血糖又偏高了,无奈只好到川内一家三甲医院调理几天。起初两天还行,接诊的大夫按部就班,脚踏实地。可第三天,科室主任会诊,没问询几句,就迫不及待的让人家注射胰岛素。这个患者一下子火了,与主任大吵起来,辱骂其枉为医生,草菅人命。要不是一起会诊的医生拉住,就打起来了。
    主任一行离开病房后,这个患者说他女儿只有9岁,糖尿病控制的再好,10年后也会出现并发症。他的心愿就是尽量推延注射胰岛素的时间。他什么样的大专家没请教过,这个破主任想豁我,一上来就要注射胰岛素,可能是祸害没文化的患者习惯了。又说,你一个主任算个屁,就你一个月那点钱,算个毛,我现在不上班了,共产党照样养活着我。久久难以平息愤怒。发泄完怨愤后,他立即办手续出院了。
    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医生和病人掌握的医学知识非常不对称,而现在的医生又过分依赖技术手段。一般给出几道方案,让患者自行选择。黑心的医生正好可以抓住这一环节大做文章。这个当事者是社会上有钱有势有文化的,要是摊上农民,只能任人宰割了。惹急了,不弄死你才怪呢?
    我觉得不管站在什么阶层的立场上上,不管什么身份,大部分人认为杀得好总是民心所在。
    医院、政府不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即使设置警务室,配备钢叉,警棍,也无法缓解局面,相反,只会激化和加剧。
    李老师,你怎么看?

    • 愚蠢的人 说:

      这年头,自己必须学点医学知识,知道常见病的病因,发展阶段,应对策略,还要学点中医,对大多数受过理工科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这很容易。不然听医生的,医生首先选用的是最霹雳、最霸道、最花钱、见效最快、副作用最大(不给你治出点其它的毛病以后怎么赚钱)的治疗方法,越治死的越快,虽然医生也想发财、也想买房买车、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小心死了之后永世不得超生(别不信)。话说我大二的时候,打乒乓球扭伤了腰,轻度椎间盘突出,去某省前三的大医院,某主任医师直接说,你这个只有开刀。后来我妈不让开,找了个中医贴了两周膏药直接好了,后来没再复发,也没有后遗症。从此以后老夫便开究始研中医和传统文化,受益匪浅。后来胳膊上长了一个脂肪瘤、去某三甲医院检查,某主任医师又对我说,你这个赶快做手术把这个割掉,你这个有点大,我直接不鸟他,回去分析了一下病因,自己开了一个处方,喝了几季,又改掉了一些不好的生活习惯,半年过去,现在这个脂肪瘤已经基本上没了,得认真摸才能摸到一点。
      乱世只能自己救自己了,救不了就只有去死了。不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 Yunsong Huang 说:

      “根源在于政府腐败无能”

      不尽同意。政府‘有能’又怎么样,难道指望政府包办?
      政府的职能在于开出正确的制度。各行各业就可以健康发展。
      天朝的问题是世界观的错误发展到极致,上至高官、下至草民,都唯钱是图,抛弃了道德和良心。 这若不是邪教,什么是邪教?

      • 愚蠢的人 说:

        问题在于执法不严、违法成本太低,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生物存在使得法律成为废纸同时潜规则盛行。试想如果上帝让中国和美国的物理学规律不一样,地球会不会崩溃掉。试想如果规定,只要被患者检举以药养医,经查实给予警告,达到某个次数后终生吊销行医执照,而且落到实处,还有谁敢乱开药?依法治国而又被利益集团绑架守不住法制的底线,天下起能不乱?

      • 吕子 说:

        正因为腐败才无能,才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吃喝嫖赌,不干人事。信仰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一样邪恶,蛊惑人心,祸害世界。拿这一套牢笼人心,愚弄黔首,不邪恶不变态都难。

        • yun 说:

          中共与宗教的关系紧张前所未有,源于共产主义学说本身。在社会科学领域里,只有共产主义学说为人类的终极价值提供解释,这是其他所有社会科学没有的特质,因为只有宗教才为人类提供终极解释。信奉此学说的共产政权建立的都是极权政治,其特点是不仅要管理人间与人的思想,还要管理神界,负责对世界做出终极意义上的解释,因此将一切宗教视为威胁其统治的异端邪说,将一切有组织的力量视为对其政权的威胁。这就是中共政治与一切宗教(组织)之间必然存在紧张冲突的内在根源。

          中国政治与宗教之间的冲突,将会构成中国今后社会矛盾的重要内容。北京当局如果只采用政治暴力简单地取缔、打压各类宗教,结果只会加深中共政治与宗教之间的内在紧张,造成政府与各宗教群体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 说:

            说白了,共产主义就是一种宗教,因为只有宗教才可能将一切别的宗教视为异端邪说。

            共产政权还是极权的,故而是政教合一。

            政教合一之黑暗,中世纪的欧洲已经给出了例证。

        • 说:

          共产主义本是一个幽灵,一旦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充斥着谎言和暴虐。

          • 吕子 说: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句话为什么能欺骗很多人几十年呢?

          • 愚蠢的人 说:

            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如何能代表共产主义?他们一篇马克思的著作都没有读过,自己出了问题把问题推给马克思。那美国还有次贷危机呢?欧洲还有债务危机怎么解释?资本主义来到世间便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正义与温情?
            共产主义的合法性是建立在共产党始终代表99%的无产群众的根本利益的基础上的,全世界无产阶级是一个大家庭,所以天安门广场上才会有一句“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建立在选票制度上的“民主”制度无论如何约束不了金融资本的贪婪,因为竞选需要花掉天文数字的钱,所以当总统就得为钱服务,所以才会对占领华尔街运动强制驱离,我们正是因为有点偏离了共产主义,所以外交部才没有严正支持支持美国的99%的劳苦大众同华尔街的斗争。

          • 愚蠢的人 说:

            中国的问题是战术层面的问题,是执法不严的问题,美国的问题大了去了,美国金钱和政治杂交,在立法上直接立了一大堆对穷人不利的法,对非白人不利的法,是一个恶法遍地的问题,是一个无解的战略问题。

          • yun 说:

            广州白云区一名三岁男童上周踩单车玩耍时,被校巴撞倒并捲入车底,司机察看后非但没有施救,反而重新启动车辆辗过奄奄一息的男童,企图将其杀害,以逃避医疗赔偿。宁撞死,不撞伤,已成为大陆司机处理车祸的潜规则。

            无独有偶,在距离广州不远的东莞,日前有无良骗徒藉词介绍工作,把三名离家出走的少年迷晕后打断手臂送到外地,强迫他们在街头假扮被车撞伤,向过路司机诈钱。

            为减少赔偿不惜亲手辗杀鲜活生命;为谋取更多钱财,竟活生生令年轻人致残,连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都做得出,根本禽兽不如!

            这些人眼里只有金钱,为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残害弱者生命。这不仅是国人的悲哀,更是国家和民族的耻辱。

          • yun 说:

            道德失范、人心不古。好事不能多为,坏事可以做尽;见义勇为、扶危济困成为愚不可及、不识时务的代名词,是非颠倒,以丑为美,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在一个连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的国度,哪有幸福可言。

          • 愚蠢的人 说:

            你说这些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虽然有些缺德份子,但是我周围的大部分人还是乐于助人的,好人还是多。不能拿着放大镜盯着几个品行恶劣的人,照你这么说,欧美每年多少枪击案,是不是资本主义把人变成了嗜血的魔鬼,前两月美国大兵枪杀16个阿富汗贫民儿童,是不是资本主义把一个善良的美国大兵变成了杀人魔头?

          • Yun 说:

            “为什么能欺骗很多人几十年呢?”

            ——回吕子兄,戈培尔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还有,

            “宣传只有一个目标:征服和愚弄群众”

            “我们的宣传对象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传的论点须粗犷、清晰和有力。”

            “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

            “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混杂部分真相的说谎比直接说谎更有效”

            “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宣传如同谈恋爱,可以做出任何空头许诺。”

            “报纸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须使其为国家而服务。”

            “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

  27. Yun 说:

    科学工作者的基本素质:事实胜于雄辩。 (这也是为什么“知识越多越反动”,为什么专制统治者对知识分子十分厌恶。)

    『美国……在立法上直接立了一大堆对穷人不利的法,对非白人不利的法』

    请举出证据呀,否则就是肆意诽谤。就我(有限的)所知,美国的许多规章制度恰恰对穷人、对有色人种、对弱势群体有利,譬如大学入学名额,譬如低收入住宅,譬如医疗(先救人再要钱,如果是穷人赖帐不还,也只好算了),譬如对消费者的保护,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事实很浅显,再多的谎言也掩盖不了简单的实验证据:

    如果美国大批被剥削被压迫的劳苦大众,用脚投票投奔“伟大、光明、正确”的XX党的怀抱,那么XX党的宣传是真实的;
    否则,绝大部分是谎言。

    • 愚蠢的人 说:

      前几天在阿富汗被虐死的华裔士兵表示:请你去给他当律师,严惩施虐者。

      • Yun 说:

        用脚投票是一个实验证据.

        • 愚蠢的人 说:

          本来不想理你这种台湾仔,谁让你跟在老夫的帖子后面帮老夫下结论,吃饭去了,不和你扯淡了。

          • Yun 说:

            “本来不想理你这种台湾仔,谁让你跟在老夫的帖子后面帮老夫下结论,吃饭去了,不和你扯淡了。”

            —— 哈哈,证据留档。 造谣造习惯了真是“出口成章”、“信口拈来总是诗”啊,在下真是佩服得紧。 :)

            在下有据可查的五代直系祖宗生长在大陆,而不在台湾,而且在下从未踏足过台湾,所以“台湾仔”这几字只能是你的谎言。

          • 愚蠢的人 说:

            看来我冤枉台湾仔了,向台湾同胞道个歉。

  28. 吕子 说:

    华国锋同志一生为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英勇奋斗。他党性原则强,自觉维护团结,顾全大局,不计较个人得失,光明磊落,作风正派。他勤于学习,重视调查研究,工作深入细致,善于总结经验。他始终把党和人民利益放在首位,遵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兢兢业业为党和人民事业工作。他作风民主,善于倾听不同意见,集思广益,注意调动和发挥各方面的积极性。他为人宽厚,平易近人,关心同志,爱护干部。他谦虚谨慎,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生活俭朴,对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格要求,始终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政治本色。华国锋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为党和人民事业作出的重要贡献,将永载史册。他的崇高品格风范,将永远受到人民群众赞誉。
    刚才在2011年02月19日《人民日报》上读到这段话。
    调子变了。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李老师,为什么会这样?

  29. 吕子 说:

    匈牙利总统因20年前博士论文被指抄袭宣布辞职。
    在天朝,这种事压根就不会被查出来,即使出来了,也会被认为算个屁。
    我认为天朝的大学教育是扯淡,可还是读了大学,我认为天朝的研究生教育也是扯淡,可还是考过,我认为天朝的一切都是扯淡,可还是要在天朝扯淡。
    李老师,你在天朝拿物理混饭吃,与欧美比,是不是也是一种扯淡?

    • Yun 说:

      The laws of nature are the same in both US and China, This property prevents senseless cheating and propaganda as in politics.

  30. 然也 说:

    如果说,美国是人类文明的最后希望,那么,台湾岂不是华人世界的最后希望?
    小马哥加油啊,台湾华人也要加油哦!

  31. shanqin 说:

    现在搞文学理论的写起论文口口声声的意象显然与刘勰的原意大为不同。
    诗词除了意象之外,尚有辞藻、格调、结构等等需要仔细品读,只读意象显然是非常肤浅的读法。
    至于王国维,他的《人间词话》本就是互相矛盾的著作,而且很偏激,充斥着个人的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重要! 为了防止spam,请在下面输入正确答案才能提交
8 + 14 等于多少?
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is: